牧者的話

作為移民,殊不容易。爸媽曾告訴我他們的移民故事:如何在餐館中遭受歧視、如何在路邊執拾別人棄掉的傢俱。十多年後,我問媽媽是否會回台灣居住。我想不到她竟說『不會』。台灣改變委實太多了,已不再是她的家。

在這不斷改變的世界中,或許你也明白我媽媽。我們天天被推動著,要適應身處的環境。昔日的安全港,今天可能並不安全。我們仍然是移民。

可是,上主日的講員,莊達利博士,讓我們看見移民的身份,如何是奇妙的祝福。移民的經驗,讓我們更開放地面對新機遇、新挑戰,能因此以獨特的方式接觸不同的群體。在使徒行傳第十一章,是移民先與非猶太人傳揚福音。作為非猶太人,我真為他們感謝神!

移民教會有獨特的機會,但仍需作出決定:在移民的過程中,我們要跟從誰?

我看見有些移民教會,選擇自己的恐懼和舒適。他們建立了人的『國度』,把人舒適地留在其中,但卻在急促改變的世界中,慢慢地失去了生命力!

我也看見一些滿有宣教熱情的移民教會,因在父神的愛中感到安穩,就勇敢地選擇跟從耶穌。因這屬天的安全感,他們能走到那些正在尋家的移民那裡。就是在這樣的教會,神的國度得以擴展。也正是在這樣的教會,我自己的移民家庭經歷了耶穌,找到了家。

純正,讓我們成為充滿宣教熱情的移民教會!

劉光文傳道

宣教角落

  • Jason Gasper (國際學生事工 ISI):剛剛宣佈太太懷孕的消息。他太太是 Hollie,三年前結婚。
  • 格陵蘭 (Greenland):首都努格 Nuut 的市民投票決定保留十八世紀路德會宣教士 Hans Egede 的銅像。Egede 被稱為『格陵蘭使徒』,有人覺得他是殖民地主義的標記。他於1721年到格陵蘭的宣教旅程,是由商業媒利機構、丹麥國王、基督教差會聯合贊助。這次公投,是在蓆捲歐州及美國的反種族歧視示威及拆除爭議人物鑄像的浪潮中出現。努格人民以 921 比 600 的票數,決定保持銅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