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園地

感謝神,週年感恩節聚餐順利完成!大概一個月前,因報名人數偏低,同工也懷疑這傳統活動的意義,我們甚至考慮是否要取消。幸好我們決定了繼續舉行,神所成就的,超過了我們所想所求!

今年的聚餐,是我記憶之中,有最多非華裔參與者的一次。我想這也是我們近年努力接觸社區的自然結果。華埠的人口組成,已不再是以華人為主要了。教會的發展,若要以華埠為目標,也應反映在參加者的身上。我相信這是很好的趨勢,也是討神喜悅的。

我也很高興看見弟兄姊妹邀請家人出席參加,而弟兄姊妹也主動與他們傾談。其中一位特別叫我驚喜的是 Andrew,他是李姆(李佩玉姊妹,教會的早期多年會友)的孫兒。大概三十年前,我剛來教會,在感恩節聚餐後,我頭一次看見他,他是來接李姆回家的。Andrew 以前也在祖母的帶領下,參加教會的主日學。我去探訪李姆時,認識了 Rosalind,也就是 Andrew 的媽媽。李姆息勞歸主後,Rosalind 重返教會,參加我們的英文堂。那時英文堂沒有牧者,人數不多,但她固定參加,直至劉傳道加入。

疫情剛開始前,Rosalind 進了醫院要接受心臟手術。我知道醫院快要停止探訪了,因此即使來回開了八小時車接 Pearl 從學校回家,晚上我仍然去探望 Rosalind。那晚我們談了很長時間,她告訴我如何在年輕時參加教會,是我從沒有聽過的華人教會故事。她曾任護士,知道手術風險也高,我們一起禱告。她的手術是成功的,可是她卻感染了 Covid。那晚就是的見她的最後一次。因為疫情,喪禮只有近親家人,但 Andrew 請了我和劉傳道負責。

Andrew 和太太參加感恩節聚餐,與一些多年的會友聚舊,十分高興。她甚至主動跟我女兒談話,告訴她教會在她家族中扮演了甚麼角色。聚餐時,Andrew 就跟小麗同一枱。他告訴小麗小時候在主日學學到的,對他一生都有影響。而小麗今天正是我們主日學的校長。

教會是家,家是一代接一代的。Andrew 現在參加家居附近的美國教會,但他的根在純正。但願教會的傳統能繼續保留,按神的心意,不斷更新,以新的形式和精神,承傳下去。 

魏牧師

〔歡迎純正成員投稿『純正快訊』,彼此交流。請把分享電郵魏牧師或劉傳道。多謝!〕

每週靈修

願意拯救我們的永生神(以西結書 20:36-38)

假如人可以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如意事情,通通歸咎於父母,就不用為自己負任何責任了。他們寧願因父母的行為受懲罰,而不想為自己背上今天的責任,去跟從順服神。但先知以西結並沒有放棄,他不容讓他們籍推卸責任到父母身上,而自己逃避神。

福音迫使我們面對那位願意拯救我們的永生神。祂呼召我們接受寬恕,斬斷罪惡的循環,免除被拖累,陷入今生及來生的懲罰。神願意我們成為那新群體的成員,可以享受祂大愛的恬靜、恩典的突然侵入、並聖靈果子的甘美,其中包恬了仁愛、喜樂、和平,與及其他果子的豐盛。

( “The Message Devotional Bible”, p.937)

宣教角落

中東:『從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史無前例的恐怖攻擊使戰爭爆發至今,中東地區的教會、大公會議和領袖對數千名無辜平民的喪命表示憤慨。許多阿拉伯基督教團體發表公開聲明,多數強調基督教呼召人們成為使人和睦的人。但一些團體受到批評,因為他們的呼籲中沒有具體包含那些被恐怖分子奪去性命的猶太平民遭受的苦難。這些公開聲明分別來自巴勒斯坦、埃及、約旦和黎巴嫩,其中多數聲明起因是加薩聖公會醫院被炸的悲劇。有些聲明裡稱國際社會忽視以色列對該地區的佔領;其他聲明則提醒全球教會注意這片土地自古以來也有基督徒居民(並非只有猶太人和穆斯林)。《今日基督教》研究了來自九個阿拉伯組織和四個西方組織的聲明,其中多數為福音派組織,並請教一位以色列彌賽亞派猶太人和一位黎巴嫩亞美尼亞福音派基督徒的觀點。本刊發現,很少中東國家福音派基督徒明確指出哈馬斯是恐怖主義的實施者,但許多聲明裡特別批評了以色列。最新的一則聲明來自穆薩拉哈(Musalaha)的福音派事工,同時點名了哈馬斯和以色列。這個總部位於耶路撒冷的「和解事工」與來自不同宗教背景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合作,使用聖經原則來處理讓他們分裂的問題,以尋求和平。在痛苦地目睹了兩週的大屠殺後,該事工發表了以「哀悼」為核心的公開聲明,呼籲彼此以和解來回應。穆薩拉哈表示:「我們哀悼那些以正義之名,任由憤怒持續著失去人性的循環並為流人血找藉口的人;從哈馬斯的襲擊和以色列軍隊的反應裡可以看出這一點。我們邀請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看到對方的人性和尊嚴,透過非暴力的方式,共同為彼此更美好的未來攜手努力。」然而,該地區最具代表性的基督教機構,中東教會議會(簡稱MECC)直言不諱地指出以色列強加給加薩的苦難。MECC表示:「巴勒斯坦人民在加薩遭受的,不是對於軍事行動的軍事反應,而是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目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監獄裡的囚犯,而且是有預謀的。」在本刊調查的九個阿拉伯福音派事工聲明裡,該事工的聲明最為尖銳,稱這場戰爭是「滅絕戰爭」,並呼籲「所有可敬的人」介入、干預這樣的行徑。』

(『今日基督教』雜誌,2023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