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園地

《故地重遊的情懷》

幾星期前,有機會重遊我的出生地-廣州,感覺是既熟悉但又陌生。我十歲便移民,離開廣州。最近一次回來,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剛剛結婚,與新婚太太去探望親戚;之後,就再沒有機會回去了。這次重遊,真的是感慨良多。

『十年人事幾番新』,廣州的發展真是快得難以想像。以前,聽老人家說,在佛山出廣州省城來回要一兩天時間。今時今日,從廣州東火車站,到佛山黃飛鴻紀念館來回,只需要一兩個小時。更何況,在共產黨的體制下,城市面貌翻新了不知多少次。當然,一個城市發展的速度快慢,對很多事物的影響,都有好和壞;而共產黨的體制和做法,也有很多不同的個人看法。我們既然不是討論政治,就撇下不談了。

在和親戚們相聚的時候,他們常常會問我『甚麼時候帶女兒回來?讓她認識一下「自己」的地方?感受一下父母成長的環境。』他們這個問題讓我思考了好幾晚:無可否認,我是廣州出生,『中國製造』的,也接受了好幾年的中式教育;但現今,我的生活已經融入美國的環境,在美的日子比在中國的時間多出三陪。回廣州是一盡孝道,去拜祭一下先人,兼且就是探望一下還健在的長輩、親人。我女兒卻是土生土長的美國華裔。如果要問她哪裡是「自己的地方」,我相信她會不加思索地回答:紐約的皇后區。如果帶她回到廣州,她很可能只覺得那不過是另外一座大城市,少了白人面孔,多了亞裔面孔而已。那些從沒有真正見過面的姨媽和表兄妹,對女兒而言,更加沒有感覺,就算可以每年帶她回去一次,她都只會覺得那是父母的城市,跟她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我也明白她的想法。如果有一日我健在的親戚也都仙遊,我自己想回去的動力,也會大大減少。舟車勞動坐十多個小時的飛機,想想都怕。我在廣州地鐵裡,見到很多非洲裔面孔的小朋友,但他們說著流利的普通話,談話的內容全是國內卡通的情節。我也會想,他們會覺得廣州是他們「自己的地方」嗎?

聖經裡說,我們在地上只是旅客,是寄居,永恆的家在天上。在地上短短的幾十年時間,大家可能前半生在中國,現在生活在美國,幾年後再移民去其他歐州國家退休。到那時候,哪裡會是你「自己的地方」呢?無論我們最終去到哪裡,天上的家才會是我們最熟悉和住得最久的地方。

李宏飛

〔歡迎純正成員投稿『純正快訊』,彼此交流。請把分享電郵魏牧師或劉傳道。多謝!〕

每週靈修

士窮節乃見(約拿書 1:4-17)

風暴中,人就是處於獲救或遭殃的危機中。風暴中,不會有憑欄觀風賞浪的興致,更不會有看台給你坐著細看雷轟電閃。我們身處風暴之中,性命危在一旦。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突然不再重要、不值討論了。剩下的只有一件事:救贖或死亡。
風暴來臨前,約拿熟練地控制一切。他決定了到他施的路程,也為獲得船票附上相當金錢。但風暴一來,他就完全失去控制。

船上所有的人,從船長到水手,『各人哀求自己的神』(1:5)。各人,但卻除了約拿。風暴把我們推進牆角,無處可逃,更把我們的本相顯露出來。

就約拿而言,就是他的不禱告。但改變即將發生了。

( “The Message Devotional Bible”, p.1027)

宣教角落

美國:循道衛理公會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的分裂即將成為定局。隨著限期日漸接近,全宗派的三萬間教會中,約有四分一決定選擇脫離,原因是在『性』及『權柄』的議題上有明顯分岐。脫離宗派的限期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因此,十二月便是推動離開的最後機會。單在這個月,佛羅里達州有74間教會決定脫離、伊利諾州51間、密西西比州152間、新墨西哥州8間、和德薩斯州地區的36間。雖然不同地區議會仍需確實數字,但初步統計顯示,單在2023年,已有5,642間教會決定脫離,而四年累積數目是 7,659間。這是自美國內戰以來,美國教會中最大的宗派分裂。在二十世紀中,雖然多次發生宗派分裂事件,但從沒有一次是涉及600或700間教會的。可是,這次的數目卻是十倍之多。循道衛理公會目前仍未白紙黑字的接納同性婚姻,但是次分裂肯定為在明年春季舉行的大會中,接納更前衛政策而鋪路。是次大會,因全球疲情而延遲了四年。是次分裂也造成新宗派的成立:『全球衛理公會』(The Global Methodist Church) 於 2022 年五月正式成立,至今已從全美五十個州吸納了4,000 間教會作成員。GMC 計劃於九月召開大會,臨時領袖應允會維持傳統基督教對兩性的立場,並且會限制主教的權力。

(『今日基督教』雜誌,2023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