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園地

去年到馬尼拉短宣,第一次見證真正的貧窮:小朋友三餐不保、人和狗一起住在狹窄的空間,空氣中瀰漫垃圾的酸臭味、有些孩子赤身露體,赤足穿梭在滿載黑色污水的街道。在黑暗的另一端,卻看見『大都會世界兒童』所成就的事工。他們和當地的牧師宣教士,把生命奉獻給這些無助絕望的兒童身上。每天流着汗,到各城各鄉傳講福音,讓神成為他們的幫助和力量,堅立他們信心、餵養他們靈命和身體需要。當你置身在其中,不能不得著激勵,更會反思自己屬靈生命:『我是為誰而活』?人們能看出甚麼是我的熱情、心之所繫嗎?

回到紐約,很想𨘋請弟兄姊參加這個短宣。今年有英文堂 Tina 參加。 我更盼望有父母能帶著兒女一起參加,激發孩子的同情同理心。除了祈禱,可以怎樣幫助他們?我們可助養孩子,至少可以幫助一個生命的成長,更明白每日有豐富食物在餐桌上,不是必然的。在地球另一邊,不少兒童是捱著肚餓而入睡。這是珍貴的體驗,能擴闊孩子的視野,成人亦能被『大都會福音事工』得到激勵,必會是一個極難得、珍貴的親子體驗。

今年第二次短宣,神讓我看見參加的團隊中,有一個台灣家庭,父母帶着兩個孩子參加,分別只有8歲和12歲。他們想孩子體驗落後貧窮的社區,即使需要從學校請假一星期,父母覺得完全值得。有位瑞士的17歲的女孩,從朋友得知這個短宣,在父母贊同下,決定參加。她也要向學校請假一星期,校方或會在成績表寫下缺課記錄,但仍堅持參加。有位亦是來自瑞士的爸爸,帶著17歲女兒一起參加。當地兩位青年義工,也為了短宣到來,在校請假一週來幫忙。

當我邀請教會成員參加時,有些回答,有孩子不能走開,有些說孩子要上課,不能請假一星期。以上團隊中的例子,是否已證明請假一星期、帶孩子到短宣是可行的?重點是,你的價值放在那裡。

自己曾去過不少地方旅行,拍了不少照片、吃喝玩樂,很是逍遙,但記憶很快消失。唯有這些短宣體驗,印象難忘,永記於心。從馬尼拉回來後,每次謝飯禱告,腦海仍然出現自己助養的兒童,和那一大群天真的面貌,他們瘦弱的身軀、還有那些為主委身,奉獻給貧窮兒童的勇士。

今年 Metro 的主題是『火焰的足跡』。你可以隨心所欲的到處旅遊,留下足跡 。你亦可以刻意選擇參與短宣。 生命只有一次 ,你想在哪裡留下足跡 ?我們必須做出決定!我禱告並希望下年的短宣,能有兩三個家庭,帶著孩子一起參加這個不一樣、能改變生命的短宣體驗。

梅玉英

〔歡迎純正成員投稿『純正快訊』,彼此交流。請把分享電郵魏牧師或劉傳道。多謝!〕

每週靈修

大門在小門鉸上打開

商業世界中的人總是說要等待人生中的大機會。對教會中的人而言,可能是:『我在等待神的旨意。我要聽到祂的聲音。』那些擁有『大象』的可能會說:『我真想把它解決掉。』我活到這把年紀了,看到不少六十、七十、甚至年齡更大的無數人這樣說:『我一生都在等待,要找到神的旨意。』你猜猜結果如何?事情並沒有按期望發生。為甚麼?因為我發現一件事實:很大的門都是在很小的門鉸上打開的。若要聽到神的旨意,我們要對神每天擺在面前的小事情,快速回應、小心察看。面對每個小小的機會,我們要以果斷行動回應,然後我們才能明白多一點。

是的,這樣做會把『房間中的大象』解決掉。在我而言,就是對開那福士小巴士的機會說『好的』。若你明白,就是一個小小的機會,打開下一扇門,然後再打開下一扇門。一連串的事件被推動起來,終有一天,那大門就被打開了。起先出現的,並非一扇大門,而是一連串的小門和小機會。

容我強調,這不是空洞的理論,而是過去五十年中,多次被證實的。這也是我所以做我今天所做事情的原因。今天我們在事工及人生上擁有的任何資源、人脈關係,都是從那些小小的片段,累積而成的。那扇大門,是在很小的門鉸上打開的。

(“Elephants of Relevance”, Bill Wilson, pp.76-77)

宣教角落

蘇丹: 因為烏克蘭和加薩地區的危機,蘇丹長達一年的內戰備受忽略。死亡人數已接近一萬六千,八百二十萬人逃離家園,其中超過四百萬名兒童。這些數字,對內部遷移而言,都是全球的高峰。 聯合國表示,蘇丹四千九百萬人口中,三份一對面臨糧食短缺,廿二萬名兒童將於數週內因飢饉而死亡,一場『全球最大的飢饉危機』迫在眉㫸。可是,一個聯合國認可的國際緊急救援計劃,籌籌款項只是百分之六。蘇丹的基督徒感到『無人關心』。雪年前,他們心存很大的希望。2019年,一場深受人民支持的革命,把長期獨裁者 Omar al-Bashir 推翻,並控以針對人民的戰爭罪行。新成立的人民政府撤銷了叛教罪,也把回教因素從政府管治中剔除,更實施了不同的民主改革。但在 2021年,軍隊的將領聯同一些民間半軍事組織的領袖,把總理罷免。持續的談判在軍隊及民間領袖中進行,其中一個方案是軍隊與半軍事組織合併成一,但雙方領袖無法達成協議。去年四月十五日,不知是何方開第一槍,衝突在首都 Khartoum 爆發。現時,這個北非國家的大部分地區,都成為戰區。

   (『今日基督教』雜誌,2024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