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園地

自小看粵語『殘片』,知道『愛情是不能勉強的』。實情是,所有情感都貴乎發自內心,不是因為回報,也不是因為任何外在壓力。
香港新聞報導說,有人因為在一運動場合中,播放國歌時表現不尊重,而遭拘捕,真的叫人哭笑不分。這也叫我想起剛到美國時的一幕情景:我仰慕美國籃球多時,學校有比賽,當然不會錯過。坐在不太大的賽館,見球員熱身。雖然只是學界球員,已經可以輕鬆灌籃,已經看得我目定口呆。但最震撼的是,當大家肅立,把帽子除下,國歌徐徐奏起的時侯。對於一個成長於殖民時期的香港仔,全無國歌觀念和經驗,我感動得流下淚來。我深深感受到那份對國家的尊重和愛戴,是自發的、是真誠的,不用甚麼法律,更不用特定的執法人員去現場戒備。

舊約中的律例,是神給以色列人的恩典,讓這為奴幾百年的民族,懂得如何在新時代新環境中,彼此相處。到了新約,主耶穌的教導已經針對人的內心了。其實,即使是舊約,也早有不少的教導,是強調內心的。譬如雅歌中的『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雅歌 3:5)

愛的惟一合理回應,就是愛。神就是愛,神用永遠的愛愛我們。他沒有立法強迫我們,只像『浪子回頭』比喻中的父親,終日在家門前,盼望著我們的回來。

國家可以定立不同的律例,迫使人民尊重愛慕國家,但那只會是表面的、虛偽的。同樣道理,教會也可定立不同的守則,也需要定立,但核心問題是大家是否明白守則背後的精神,是否從心中認同,然後以發自內心的行動來回應。

美國國慶將至,讓我們都為國家禱告,求神帶領。也趁機檢視自己的內心,是否真誠的愛這國家。

魏牧師

〔歡迎純正成員投稿『純正快訊』,彼此交流。請把分享電郵魏牧師或劉傳道。多謝!〕

每週靈修

留給我們的榜樣(使徒行傳 7:1-60) 

史提反是因為作見證而被殺。他的血成為落在這世界的種子,教會從中綻放,比之前的任何時間都更強壯、更全備、更完整。教會不是少了一位成員,反而是更強盛,教會因史提反的生命,在人數以外的各方面,也都不斷成長,至今仍然如是。

最值得一提的,是史提反對保羅一生的影響。無可置疑,史提反的被殺是保羅一生重大改變是第一個契機,最終引到他的悔改,成為使徒。一如奧古斯丁所寫:『因為史提反的禱告,教會得到了保羅。』

或許最重要的是,史提反的最後禱告給我們留下了一個榜樣,因他籍此向神擺上一切。史提反所作的一切,全都是為了主耶穌。當史提反死的時候,也同樣是為了主耶穌。史提反沒有關注群眾的意見,事件的進展。他全不關注人說甚麼、做甚麼。他是一位單純的僕人,注目於主人身上,而且充滿信心,知道自已必被天堂接納。

   (“The Message”, Eugene Peterson, p. 1266)

宣教角落

今天,在世界各地,政府對宗教的限制,已達史無前例的情度;然而,民間對宗教的敵意卻在下降。皮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198個國家和地區(包含當地民眾)作調查,對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動限制程度進行的第14次年度分析,得出以上的結論。除了八個國家,其他國家和地區都有對宗教團體,作某種程度的騷擾。本月稍早發布的《2024年報告》,主要從聯合國、美國、歐洲和民間社會共十多個資料來源汲取信息,反映2021年世界各國的情況。這是有完整數據可查最近期的一年 。在皮優研究裡,「政府限制」項目的10分制中,全球中位數首次達到3.0分,自2007年的基線1.8 分以來,持續穩定上升。整體而言,有55個國家(佔整體28%)的政府對宗教限制程度被標記為「非常高」或「高」,僅比去年的57個國家少一點。尼加拉瓜因對天主教神職人員的干預,被受關注。地區之間的差異也十分明顯:中東和北非地區(MENA)得分為5.9,高於其4.7的基線分。亞太地區從3.2分上升到4.2分。歐洲從1.7分上升到3.1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從1.7分上升到2.6分。美洲從1.0上升到2.1。皮優研究中心評量的20項政府限制措施,包括「禁止特定信仰、禁止皈依、限制傳教、或給予一個或多個宗教群體優惠待遇。」其中一些限制涉及 COVID-19 期間的政策,如加拿大對開放聚會的教會罰款。

  (【今日基督教】雜誌,2024年3月)